玄武岩游游

AC/aph/ow/三体,杂食博爱,露厨,混吃等死。

【1617】吊桥效应(上)

*cp:克莱/戴斯蒙(攻受不分明,斜线无意义)
*是当初没有选择逃走的戴斯蒙,克莱被戴斯蒙蒙在鼓里,大概是一个拯救的故事
*私设众多,bug众多,主线回忆穿插混乱,有失忆,出血效应,精神崩溃,戴斯蒙父子亲情,对克莱祖先的胡乱猜测,不好吃
*我不适合写剧情

不算很高档的轿车中低声放着品味不高的重金属摇滚乐,克莱懒懒散散地握着方向盘,解开外套上的一粒纽扣,卷起了袖子。

“这次的任务目标是艾伦·里金。”戴斯蒙瘫在后座划着手机,视线没有离开手机屏幕。

“什么?”克莱诧异地扭头看了眼戴斯蒙,抬手把那吵得令人头疼的音乐关了,“一个制药公司的CEO?先不说我不知道我们得针对他的原因,他的死会给我们带来数不清的麻烦。”

“专心开车,克莱。”戴斯蒙放下手机,长叹了一口气,“我们只需要他电脑中的文件,关于一个叫什么……ani……animal还是什么的机器。我看看……Animus.”

克莱重新将视线转向前方,愤愤地拍了一下方向盘:“我想知道原因。说真的,到现在为止,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,我所做的有怎样的意义。拜托,比尔是你老爸,你难道也什么都不知道吗?”

戴斯蒙忍不住苦笑了一下,虽然克莱是自愿地加入兄弟会的,但他依然不希望将克莱卷进这些远古纠纷里。克莱是无辜的,而前方的一切太过残忍。他曾经有过一些心理问题,而现在戴斯蒙不想再冒险。

“你知道的,我和他关系不好。”戴斯蒙闭上眼。

他所说的也并不假。和克莱不同,戴斯蒙并不是天生就想成为一名刺客,他甚至有些厌恶这个称号。刺客追求自由,而被迫成为刺客的他生来就没有什么自由可言,这不是很讽刺吗?

不过事实上,戴斯蒙知道的也不多,他最多知道里金是一名圣殿骑士,而他手上的那份资料对兄弟会来说很重要,这次任务必须确保万无一失。

“我知道……那我呢?”克莱内心挣扎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问出了这句话。

——

在角落里打晕了两名abstergo公司雇来的保安之后,克莱和戴斯蒙换上了保安的制服,伪装潜入这家强大的跨国公司。

穿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匆忙地在走廊里穿行,而公司里和他们同样穿着保安制服的人很多,克莱为被发现的几率降低而松了一口气。但他仍旧感觉有哪里不对劲——这家制药公司为什么要花钱雇来这么多的保安?

他们按着保安巡逻时的路线兜着圈子。不,实际上是戴斯蒙带着克莱在兜圈子。他们的行动并没有引起其他保安的怀疑,因此克莱推测他们的路线是正确的。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导致克莱快习惯了,他永远不知道戴斯蒙是什么时候、如何摸清敌人的路径的。戴斯蒙轻车熟路过头了,好像他经常出入这里一样,但克莱敢打包票,这是他们第一次来这里。好吧,事实是,戴斯蒙不管潜入什么地方都显得轻车熟路,克莱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。

克莱感觉自己的心跳速度加快了,他们已经混进了比较高的楼层,在这里工作的人减少了,而守卫也更加警觉,哪怕是动作不对都会引来他们的目光。

“戴斯蒙,我感觉有哪里不对劲。”克莱若无其事地凑近戴斯蒙,尽量压低声线说道。

这里保安太多了?由于了解里金的真实身份,戴斯蒙对此感到不以为然。他低下头去沿着眼前被用红色指出的线路走着,没有理会克莱的担忧。

他们来到了里金的办公室外。意料之外的是,里金并没有派多少保安看守在这里。

门是开着的,里面没有人。两名黑人保安守在门口两边,有些疲惫地微闭双眼,形态也很放松。

看起来他们对于外面的守卫过于自信了。戴斯蒙和克莱藏在拐角处的墙壁后,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戴斯蒙吹出一个清脆响亮的口哨,距离他们较近的那个保安努力睁开眼睛看向拐角这边,疑惑地走近。戴斯蒙将身体紧贴着墙壁,听着保安的脚步声一点一点接近。

足够近了,戴斯蒙猛地探出身将保安扯进拐角,紧紧地抱着他的脑袋,将他的惊叫声闷进衣服里。为了防止他发出更大的动静,给了他后脑勺一手肘,将他拖远。

此时另一个保安察觉到了角落里的异状,一边摸向腰间的警棍和手枪一边缓缓靠近:“怎么了?发生什么了?”

没有得到同伴的回应让他加快了脚步,将手枪从枪套中拔出,打开了保险栓。克莱闪身出来,一手狠抓他握枪的手腕,另一手绕过对方的脖子捂住他的口鼻。突如其来的吃痛使保安下意识地手一松,将手枪掉在了地上,他只来得及发出一个短促的音节就被人拉进了拐角,在被击晕前看见了倒地的同伴和戴斯蒙的背影。

——

戴斯蒙十分头疼地醒了过来,随即感到不止是头疼而已,全身都仿佛被大卡车碾过了一般——或许他是真的被大卡车碾过了,谁知道呢,反正他自己不记得了。不过他还能睁开眼,这真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。

发生了什么事?他努力地将自己从床上撑起来,试图让依旧混沌的大脑运作起来。

“终于醒了?”一个清冷的声音在身边响起,打断了戴斯蒙的思考。戴斯蒙诧异地转过头去,发现他的父亲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,双手抱胸,冷淡地看着他。

老爸一直坐在这里等他醒来吗?戴斯蒙的心里燃起了一种小小的火苗,但随即又被威廉的话狠狠地浇灭了。

“任务完成得不错,虽然你差点把命搭进去了。”

戴斯蒙心里一直有这样的感觉,威廉对他偶尔的关心全都是因为任务,而不是因为戴斯蒙该死的是他的儿子。

“克莱呢?我躺了多久了?”戴斯蒙痛苦地抚上自己的额头,昏迷之前的记忆慢慢地一点点浮现。他和克莱成功地潜入了里金的办公室,拷贝了一台叫animus的机器的资料和一封相关邮件。

然后呢?然后发生什么了?

“已经快四个月了。不过没关系,你带回来的关于animus的资料很及时,你很快就能见识到它了,这段时间先休息一下吧。”威廉站起身来走到戴斯蒙的身边,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克莱呢?”戴斯蒙瞪着他,为威廉的选择性回答问题感到不满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威廉耸耸肩,“这个问题得问你了,我上一次有他的消息是他和你一起潜入abstergo公司的时候,然后我就没见过他了。”

戴斯蒙皱起了眉头,手不自觉地抓紧了床单:“我去找他。”

“老天,你想怎么找他?再潜入一次?”威廉忍不住翻了翻白眼,“我记得我告诉过你abstergo是什么地方。”

“圣殿骑士基地,我知道。那你也应该清楚克莱面临着怎样的危险。而且,四个月,我至少应该知道一下他现在怎么样了。”

威廉沉默了一会,缓缓地垂下了头。和上一次见到他相比,他的脸上多出了一些岁月的痕迹。他的白头发很明显地变多了,胡子看起来也有很久没刮过了。这让他显得很憔悴,但也许是之前他的态度有些冷硬,以至于戴斯蒙在这时才发现了他的憔悴。

“孩子,有的时候,你知道的,为了一些目标,我们必须牺牲掉一些人……当然,我知道这有些让人无法接受,如果你要去的话,我会帮你,不过后果需要你自己承担。我提醒过你了。”

他当然要去,没有人拦得住他。

——

“醒了?”

戴斯蒙睁开惺忪的睡眼,克莱正躺在他的身边,带着暖暖的笑意看着他,搂过他给了一个早安吻。

嘴唇上黏黏的湿意,戴斯蒙哼哼一声,刚睡醒的漂移的意识缓缓地回归,他抵着克莱的额头轻轻笑了。克莱喜欢他刚睡醒时迷糊的样子,他为此悄悄地有点小得意。那么,他喜欢克莱吗?

只是一个梦。戴斯蒙醒过来,没有拥抱,没有早安吻,没有克莱。

戴斯蒙花了一周时间制定了详细的潜入计划,并且通过威廉和一个叫露西·斯蒂尔曼的藏入abstergo的刺客卧底取得了联系,对方向他透露了一些关于大楼的结构以及animus计划的关键信息,这起到了很大的帮助。

老天,他们把克莱关起来,强迫他去做什么——人体实验?他们到底想干什么?

多亏了露西的帮助,戴斯蒙潜入得十分顺利,至少比上一次顺利得多……越是接近克莱的位置,戴斯蒙越感觉浑身冒冷汗。他的心跳在加速,有一种莫名的心慌——他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克莱。

他们是亲密的伙伴,同时也是恋人——曾经。

他们在一起的原因很简单,心动,以及一些关于信任或者看起来像是爱情的东西。但是慢慢地,戴斯蒙也开始怀疑,这一切都是吊桥效应以及一些心理暗示造成的错觉而已。或许最初的决定不应该这么草率,两人是搭档,分手对双方来说都十分尴尬。但显然克莱也有分手的想法,所以最终他们还是走到了那一步。

戴斯蒙爱克莱吗?他不知道。他已经渐渐地失去了辨别的能力。

“那我呢?你觉得你和我的关系是什么样的?”

戴斯蒙沉默了,显然他对克莱的这个问题根本没有准备。其实他们两个都心知肚明,任何一方提起这个问题也只是一个早晚的问题。他的视线开始飘忽不定,试图假装看手机,但最终还是落在了窗外。

“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我也不知道。”克莱透过后视镜捕捉着戴斯蒙的表情,“就这样吧。”

这段有些多余的感情自此宣告结束。

tbc

评论(2)

热度(17)